邱会作忆:周恩来一道命令让我多活了70多年

长征是1934年10月开始的,其实,早在这年4月广昌失守后,临时中央就已开始由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转向战略转移了,但这项准备工作是秘而不宣地进行的。1934年6月,邱会作因为参加撤退前的秘密工作,险遭处决。

    周恩来交给邱会作绝密任务

邱会作1929年参加红军,时年15岁。据他回忆,他参加红军后不久,就到了红三军团团部当宣传员。1933年以后,邱会作担任红军总供给部机要统计员和政治指导员、机关党支部书记,掌握红军全部人员、兵力、枪支、马匹、军械、弹药、粮秣的统计数字,上级是总供给部部长兼政委叶季壮。

1934年6月的一天,邱会作被周恩来紧急召见,要他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,把几处兵工厂、药品材料厂和几个仓库一律炸掉,另外把大量的浮财埋掉,仓库的东西可以迅速分散,分散不了的就必须毁掉。这些事情要处理得干干净净,绝对保密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当地人和工人们察觉。要是传出去,就会动摇根据地军民的士气,对斗争十分不利。周恩来特别叮嘱,这是最高机密的工作,如有泄密,军法不容。

邱会作完成特殊任务之后,没想到一场大祸就要临头。此时红军内部的肃反非常严厉。10月初,就在红军长征即将开始时,国家保卫局已将邱会作牢牢控制住,寸步不离,因为邱掌握着红军的全部实力情况,又知道红军转移前的全部绝密,他们怕邱“开小差”,会给革命带来重大损失。国家政治保卫局已开会研究过,是否把邱会作“彻底保密”掉(即秘密杀害)。

国家政治保卫局开出处决令

一天黄昏,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张炎和展示了局长邓发签署的处决令,然后把邱会作当死刑犯绑了起来。邱连呼冤枉,但没有用。

也是邱命不该绝,就在押往刑场的路上,正好碰上周恩来、邓发,还有邱的直接上级叶季壮。3人骑着马迎面而来,叶季壮见此情形大吃一惊,立即询问周恩来怎么回事。周恩来也有些惊愕,但没有说话,只是面向邓发探询,但邓发却向周恩来挤挤眼睛,意思是按老规矩办。这时,邱会作则死死盯着周恩来。周恩来略加思考后对邓发说:“他还是个孩子,交给叶季壮带回去吧!”这样,才给邱会作松了绑。邱会作在晚年回忆这桩事时,还颇为感慨地写道:叶季壮一个争辩,周恩来一道命令,把我的脑袋保留下来了,让我多活了70年。

事后,周恩来带着邱会作一起参加长征,并交代他要对曾险遭处决一事绝对保密。直到几年后在瓦窑堡红军总部一次聊天时,李克农问邓发:“长征临出发前,你为什么要把邱会作抓住杀掉,难道就是因为他多知道了些机密吗?要不是周副主席,阎王那里就多了一个鬼。”邓发略有羞愧地对邱会作说:“那件事的起因你都知道,幸好没造成千古之恨!”后来在延安,周恩来对邱会作提起这件事,还在说:“你当时直盯盯的眼睛望着我,给我的印象很深!”

七大会场上说到肃反哭成一片

长征出发前,肃反的步伐加快,邱会作所在的供给部有几个领导干部也被杀害了,恐怖气氛相当厉害。那时国家政治保卫局想要谁死是轻而易举的事。1945年党的七大在讨论到除奸政策时,有位代表发言说:“除奸要十分稳重是完全正确的,左倾教条宗派在江西苏区杀人太多了。”就这一句话,立即震动了全场。不少代表纷纷接着说:“杀人多,杀得惨,把许多好干部都杀掉了!”有代表控诉:“在内战时期,老根据地的人口减少了近20%。人哪里去了?战争牺牲是主要的,但我们自己杀了不少自己的好同志……我们对邓发的肃反政策很愤怒!”

会场还在发言,已经有一些同志哭开了,有的还边哭边述说。对政治保卫局杀人的事,绝大多数都可以说出残酷的例子。这些例子刺痛了更多人的心,全场出现了失声痛哭、擦抹眼泪的悲惨景象。有代表大声疾呼:“我们要求追查邓发的责任!”

过了两天,毛泽东亲自来到邱会作所在的华中代表团,就苏区肃反问题讲了一次话:一、被错杀的人大都是好同志,我们悼念他们;二、那些同志都是烈士,将来革命成功后,我们应在当地为他们恢复名誉,并以烈士对待;三、肃反问题是错误的,是路线问题,不是某个人的问题,大家不要提出追查邓发的责任问题。

毛泽东讲话后,代表们没再提出新的意见。肃反扩大化的执行者、当年的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,在七大预选中就从候选名单上落选了。(摘编自《文史天地》《中共党史研究》)



邱会作忆:周恩来一道命令让我多活了70多年(全文完)

版权所有 上下五千年网 电子邮件: hongliangyn@163.com滇ICP备16004332号-1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,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