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伪政权的最后一天 大汉奸们都在干些什么?

1945年8月11日,日本政府决定无条件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后,由外务省秘密致电日本驻东亚国家傀儡政府的使节,命他们向各傀儡政府通报:日本将无条件投降。

遵照国内的指令,8月14日,日本驻南京汪伪国民政府大使谷正之会见汪伪政权“代主席”陈公博,正式向后者通报说日本已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。日本中国派遣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和驻上海陆军部长川本芳太郎,也奉命向汪伪政权头目们做了通告。

陈公博见日军覆灭已成定局,本来早想与重庆当局联络,为蒋介石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充当“马前卒”,但一直得不到“准确的答复”。他还以个人的名义致电重庆蒋介石,陈公博希望蒋介石给他一个回电,让他负责“指挥伪军维持地方秩序”。

但这只是陈公博一厢情愿而已。因为陈公博是除汪精卫之外的最大一个汉奸头目,蒋介石不打算公然委以重任;况且陈所控制的武装力量极为有限,利用价值不大,无需冒包庇汉奸的罪名。陈公博只好致电在上海的另一汪伪政权巨头周佛海,催他赶快来南京商量。

其实,周佛海在8月12日,就从日本驻伪府经济顾问冈田酉次那里得知日本准备投降的消息。他听后立即致电蒋介石,密报说“陈公博在南京不稳,另有企图”,还请蒋向日军侵华头目冈村宁次催促,要他逮捕陈公博等首要汉奸;并表示他将集税警团、保安队、警察等1万多人实力,维护上海的秩序,以“完整”的上海奉献给“中央”,决不让一寸土地落入共产党手里。

蒋介石接到这个电报非常高兴,立即准备以个人名义致电周佛海予以嘉奖。但有人告诉蒋介石说,若以蒋介石个人名义发电,不但有失身份,而且会产生不好的影响。蒋介石欣然接受,只通过军统驻沪特务对周佛海提出口头嘉奖。

因此,“心中有底”的周佛海接到陈公博的电报后置之不理。而陈公博得不到周佛海的回音,更加着急,立即派出汪伪中央宣传部长赵叔雍于8月15日持他的亲笔信来沪催周佛海回南京开会。周佛海无法再推辞,只好于第二天一早动身前往南京。

8月16日上午,周佛海到南京后,即与陈公博“会商办法”。在下午3点,汪伪在南京颐和路“新主席官邸”———陈公馆召开最后一次“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”。陈公博以“主席”的身份首先发言,他讲述了当前的局势,并以他一向标榜的“党不可分,国必统一”的原则,决定解散“南京政府”,并且表示在重庆派员接收之前,将“中央政治委员会”改为“临时政务委员会”,“军事委员会”改为“临时治安委员会”,由陈公博任“临时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临时治安委员会委员长”,周佛海、王荫泰副之,以负责办理各部门善后事宜,并负责辖境以内的治安,“促各机关单位赶办结束,静待移交。”

对于陈公博的这番表态以及提议,全场没有一个人反对,连后来以自杀“表示抗议”的陈群,也默不做声。最后,陈公博取出了预先拟就的“国民政府解散宣言”,让梅思平朗读了一遍,梁鸿志对文字上提出了几点修改意见后,就算通过了。

“解散宣言”通过后,陈公博又提出:“结束机构容易,但我们南京方面所涉及的人数很多,如何善后,应该谈谈。”并准备提出“如果重庆不以南京为对象,能否另走他路”的问题。

谁知陈公博还没说完,周佛海就不耐烦地跳起来说:“宣言通过就算了,还谈什么具体问题。”说罢,扭头就走,离开会场后,头也不回地乘车返回上海。其他汪伪头目见状,也跟着匆匆而去,这次会议也就这样草草收场。

历时5年零4个月又17日的汪伪南京国民政府,在亿万人咒骂声中覆灭了。


本文摘自:人民网,作者:贾晓明,原题为:汪伪政权的最后一天

汪伪政权的最后一天 大汉奸们都在干些什么?(全文完)

版权所有 上下五千年网 电子邮件: hongliangyn@163.com滇ICP备16004332号-1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,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.